纳格尔斯曼为何下课?图赫尔能拯救球队拿“双冠王”吗?

但没想到,第一个被撤下的,却是本赛季唯一带队在欧冠8战全胜的纳格尔斯曼。

25日凌晨,拜仁俱乐部官方宣布——36岁的少帅下课,前切尔西主教练图赫尔接手球队,双方签约至2025年夏天。

目前,拜仁在德甲已退居次席、欧冠即将面对曼城,这个当口,换帅果真如换刀?

欧冠重拳出击,德甲唯唯诺诺,本该在联赛所向披靡的拜仁,本赛季突然“不会踢了”,球迷们已经习惯了欧冠痛打巴萨、国米和巴黎后,回到联赛立马萎靡不振的节奏。

面对前拜仁中场哈维·阿隆索执教的“药厂”,拜仁在更高更快的对手面前显得格外心虚,两个点球让拜仁吞下了本赛季第3场德甲失利。

除去老苦主门兴,德甲能给拜仁“上课”的球队已经愈来愈多——25轮战罢,拜仁只赢了15场,胜率是惨淡的60%,而在上赛季,34场赢了24场的他们,甩开了次席8分之多。

这场难堪的输球,让拜仁再度被冬歇期后10轮9胜1平的多特蒙德反超,赛后,拜仁高层的怒火溢于言表。

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直言,球队“态度不端正,每个环节都缺乏动力,想当然地认定实力高人一等。”

但比高层更令人惊讶的,是纳格尔斯曼的态度:“我们无精打采,如果在接下来的国家德比我们赢不了,那冠军肯定不是我们。”

本赛季,纳格尔斯曼已经不止一次在输球后,发表“甩锅”言论,早在2月份输给门兴后,比赛中情绪激烈被出示黄牌的前拜仁主帅,就在赛后怒骂裁判“软蛋”;而在2个月前,他还公开批评过球队领袖之一的基米希。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到,拜仁请来纳格尔斯曼,是希望后者以他在莱比锡红牛起家的高位逼抢、快节奏攻防在拜仁得以重现,但纳帅既没有因地制宜的才具,也缺少调动老将们积极性的妙招。

尽管德甲冠军在外界球迷看来,之于拜仁只是数量积累,但对于教练而言,却是踩不得的红线。

纳帅之前,安切洛蒂和科瓦奇都因德甲的败绩,而被拜仁就地问斩,当时拜仁的争冠形势,也没有差到不可逆转,但董事会却毫不留情。

身为纳格尔斯曼的前任,如今执教德国队近2年的弗里克,下课时曾因引援不力和萨利哈米季奇吵得不可开交。

相比前任,纳格尔斯曼要幸运得多,高层对他的引援要求几近有求必应,这个冬窗诺伊尔、阿方索·戴维斯和马兹拉维先后重伤后,拜仁立马引入了佐默、布林德和坎塞洛,丝毫没有考虑球员伤愈复出后的位置竞争问题。

然而,三名新人在纳格尔斯曼手下都难言出色:佐默在门兴的神扑迅速退化,而纳格尔斯曼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能包打一条边路的坎塞洛。

当然,这都不是纳格尔斯曼的致命问题,去年夏天莱万多夫斯基头也不回直奔巴萨之后,始终缺乏线号的拜仁,德甲每每陷入攻坚乏力的怪圈。

用人和战术,始终是纳帅无从回避的软肋,而糟糕的人际关系,则让本该凭年龄优势和球员打成一片的他,愈发成为孤家寡人。

世界杯后,度假的诺伊尔因滑雪遭遇重伤,但拜仁上下却没有对队长的不职业行为作出处罚,他们把火撒向了诺伊尔的恩师——门将教练塔帕洛维奇。

此前,《图片报》曾爆料拜仁在比赛前的排兵布阵,这让纳格尔斯曼大为光火,他认定塔帕洛维奇是泄密者。

唯恐热闹还不够,纳格尔斯曼给泄密者起了个朗朗上口的绰号——“鼹鼠”。而这场“打鼹鼠”行动,最终以拜仁解聘塔帕洛维奇告终,代价则是诺伊尔的决裂。

毕竟,纳格尔斯曼此举,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此前,纳格尔斯曼与相恋了15年的结发妻维蕾娜分道扬镳,投入拜仁跟队美女记者莱纳的怀抱,而此后拜仁多位球员的专访,都是莱纳完成。

当然,经历过上世纪末球员种种狗血花边新闻的拜仁主席卡恩,并不至于因场外绯闻下了杀心,真正让“狮王”痛下决心的,或许是这个FIFA比赛日来临前纳帅的态度。

在球队积分、士气触底的当口,纳格尔斯曼没有考虑补救措施,而是球队刚解散就飞去了奥地利,和女友一道享受滑雪——诺伊尔的教训,“纳嗨”一点也没学进去?

于是,当拜仁解聘主帅的消息已经沸沸扬扬之时,远在奥地利的纳格尔斯曼,甚至没有得到任何风声,他和球迷一样,也是在媒体上知道自己即将失业。

请神容易送神难,但对拜仁而言,“纳嗨”一进一出,都是割肉:2021年,为从莱比锡挖人,拜仁支付了竞争对手2500万欧元,纳格尔斯曼由此成为世界上首位产生了转会费的主帅。

而今,由于双方4年合同连一半都没能完成,今夏才有解约金条款的他,势必要坐下来和拜仁谈赔偿,尽管德甲霸主定然不愿意支付合同中剩余的全部薪水,但再次割肉送人,也是无可奈何。

图赫尔经历从巴黎到切尔西的挫折后,纵然仍旧锋芒外露,也不免收敛几分。毕竟,前多特蒙德主帅的敏感身份,足够拜仁球迷带着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图赫尔被传是热刺新帅的热门人选,甚至在本赛季结束安切洛蒂可能离开皇马后,成为“银河战舰”的新舵手,但在接到拜仁邀约后,图赫尔一口应允,根本没给另两家留反应时间。

众所周知,图赫尔的上一段俱乐部生涯,高开和低走来得都格外突然:切尔西在动荡的氛围里硬是凭借务实的防守反击,一路连克多支豪强史上第二次加冕欧冠,即便此后一年球队屡遭水逆,仍捧起世俱杯完成全满贯。

然而,本赛季初那支人见人欺的蓝军,却让图赫尔成了东家易主后的第一个牺牲品。

虽然还不满50岁,但和穆里尼奥、孔蒂等前辈相似,图赫尔似乎也被贴上了“速成教练”的标签,也难怪拜仁不敢给他高薪长约,双方的合作,更像是困境下的将就。

但如今拜仁面临的恶劣形势,已经不容许俱乐部再度决策失败,除去接踵而至的国家德比,拜仁还要在4月两战曼城,图赫尔固然在欧冠赛场赢过瓜迪奥拉,但时移世易,哈兰德加持的“蓝月”,早就不是2年前欧冠决赛的输家。

尽管在部分拜仁高层眼中,性格张扬、心直口快的图赫尔不是最佳人选,但在这个危难当口,除去赌一把,“南大王”似乎也已经没得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