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罚曼城尚不明朗 “吹哨人”已想远离足球

如果要为职业足球世界的阴暗面选定一句名言,看透了人间喜剧的巴尔扎克,早在两个世纪前就给出了答案。

回溯近十年,资本对足球的裹挟再无掩饰,人们一方面沉浸于金元的巨大能量,同时又无法阻止恶之花的生长。金元统治一切的时代烙印,已然引发了更多的规则破坏者,所谓“纯粹的足球”大概只是电视节目的一厢情愿。

时隔三年,“曼城事件”第二季突然火热上档,在曼城与阿森纳的争冠大战进入白热化时,英超联盟昭告天下,发布了曼城涉嫌在近14年115次财务违规的公告。英超律师团队整理了诸多材料,直指英超卫冕冠军的赞助造假、阴阳合同和违规招揽青年球员等原则性问题。

虽然没有了“追溯期”作为挡箭牌,但坐拥金牌律师团队的曼城似乎依然信心满满三年前让欧足联吃瘪的剧情,再复制一次也并非难事。

毕竟,资本的力量可以振兴一家英超中游球会,也能在灰色地带找出“程序正义”的漏洞。

说来也巧,当“曼城事件”重新进入听证程序时,一位与本案有关的当事人,亦在等待法庭的落锤。

2月的最后一周,34岁的葡萄牙人鲁伊平托结束了两年来的最后一场听证,这个被其律师称为“吹哨人”的男子,将在两个月后听到法官的裁决。

在一切风平浪静时,从波尔图大学文学院肄业的鲁伊平托,与普通球迷没有什么两样:他喜欢C罗,用笔记本手写过数据,还目睹了波尔图在欧冠的黑马奇迹。由看球带来的快乐,曾经抚慰过他失去母亲的伤痛。

没人知道鲁伊平托是怎么跟“黑客”沾上的关系:2013年9月,由布达佩斯回到家乡的鲁伊平托,被怀疑操控了一起银行诈骗案,他涉嫌运用“黑客”技术,为个人账户牟取非法利益。不过,他并没有受到任何正式指控,与银行的和解“虽迟但到”。事后看来,这样一个没头没尾的插曲,大概是葡萄牙人深入“黑客圈”的起点。

鲁伊平托曾经说过,他之所以要充当“足球版斯诺登”,就是厌恶了国际足联的贪腐行为,他觉得“足球圈有太多非法的东西了”,应该被更多地公之于众。

于是在后来的几年,他利用自己独有的方式,索取了7000万份保密文档和3.4TB的打包信息(“曼城事件”的众多核心信息就在其中),他一度坚持自己“不是黑客,没有犯罪”,也没有换取过哪怕一分钱就算是向Doyen Sports Investments和一些俱乐部开出过交换信息的价码,也是为了求证信息的真实性,揭露他们的真面目。

2015年秋季,在向葡萄牙《纪录报》发出第一封“举报邮件”后,鲁伊平托为自己设定的代号“约翰”及其一手打造的网站“足球解密”,瞬时炸裂走红。

那些从天而降的保密邮件和合同文件,引爆了豪门阶层的舆论场,长久以来被蒙在鼓里的球迷们,终于看到了一些真实的“猫腻”。

三个多月后,希望借助权威媒体之力的鲁伊平托结识了《明镜周刊》的记者布施曼,他们相约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在餐厅里一起看完了皇马与罗马的欧冠对决。

临别之际,鲁伊平托塞给了布施曼两块沉甸甸的移动硬盘,顶级足球圈的“蝴蝶效应”自此展开后来,曼城以规避财务公平政策为旨的“长弓计划”,就连续四天登上了《明镜周刊》。

“你对足球太狂热了,它会把你的生活彻底毁掉的”很多年以前,鲁伊平托曾被自己的父亲这样忠告过。很遗憾,一切真的成为了现实。

如今,曾于2019年1月被捕后拘役一年的鲁伊平托,已然与律师达成了“避重就轻”的策略:葡萄牙人在不久前承认了向体育投资公司索要钱财未遂,并表示后悔,而其律师亦在强调前者只是“网络黑客”,并没有从中获得实际利益。他们无意否认所有指控,只想拿到缓刑的裁决。

另外,力求争取好态度的鲁伊平托,还在其他案件中与检方配合,成了“污点证人”。这样的坦白从宽大概会让他拿到不错的印象分。

曾经,鲁伊平托与世界权威媒体的合作,令多家豪门的法务部如坐针毡,那些揭露了谎言与罪恶的邮件,将一个个大牌推上风口浪尖。

但现在,被指控与诉讼纠缠了三年的鲁伊平托,大概不太在乎什么纯粹的足球了,他只是想尽快结束一切,重获自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